御藏新聞中心
?
工作日:周一至周日
09:00~20:00
期待您的光臨

洋瓷涌入 造假泛濫:中國瓷的神話早已破滅了嗎?

發布時間:2018.10.06 游覽熱度:

  按:在景德鎮周圍一帶的田地里,到處散落著各朝各代的古瓷片。這些瓷片有些被當地居民挖出,賣給古玩商,再輾轉到了各路陶瓷愛好者的手中;另一些則被漠視或忽略,和野草、垃圾一同留在了原處。制瓷人涂睿明常常在散步時撿到這些瓷片,雖然大都不值錢,在他看來卻滿是歷史的印記。從這些瓷片里,他看到了一部與眾不同的瓷器史。

  我們向來自覺或不自覺地以中國瓷器為榮,甚至暗自將之當做某種獨具代表的輝煌或榮耀,畢竟,中國與瓷器的英文單詞拼寫都是一樣的。然而,在這份懷舊情緒和民族熱情背后,瓷器史上有激動人心的輝煌歷程,卻也有著迷霧濃重甚至危機重重的時刻。晚清以來,歐洲瓷業雖然還未能對中國瓷業造成重大影響,但中國瓷器也很難再大量銷往歐洲,更不必說受到追捧。中國瓷業的神話早已破滅,“中國風”甚至早已是保守沒落的象征。到民國時期,中國瓷業面對西方瓷業的大舉入侵,已毫無招架之力。涂睿明過去絲毫未曾懷疑藍邊裝飾是一種中國符號,然而查證便知,藍邊碗的的確確是舶來品。在1930年,中國瓷器的進口第一次超過了出口。在這番危機之中,有一類瓷器卻大放光彩——那便是仿古和造假。究其緣由,一方面,人們對古物的追捧常常到了超乎理性的地步;另一方面,古物既少,國內外對之需求卻大,仿造之風由是長盛不衰。涂睿明寫道:“雖然這種現象在各國都不罕見,不過仿古造假市場之完備、發達,全世界難有與中國相提并論的……”

  在洋瓷物美價廉、景德鎮窯業凋敝之時,當時的人們認為,對傳統制瓷行業進行現代工業化改造是唯一的出路。“人們在意的是瓷器的潔白、器形的規整,質地的堅硬以及價格的低廉,而并不在乎是否手工制作,其中是否飽含了匠人的技藝與情感。”盡管西方從19世紀末依然開始反思工業化的惡果,并在此過程中不斷重新發現和肯定手工藝的價值。景德鎮這個在數百年間為全世界提供最優質瓷器的江南小鎮,到1949年時,仍在勉力燒造的瓷窯,僅剩8座了。景德鎮的道路、機會和未來在哪里?涂睿明這部從瓷片里撿來的瓷器史,寫到此處戛然而止——他停在了一個中國瓷窯深陷黑暗的時代,停在了關于工業化和手工藝的抉擇之中,也停在了重新審視景德鎮與中國傳統手工藝歷程的客觀態度上。

  經出版社授權,界面文化(ID:Booksandfun)從涂睿明《撿來的瓷器史》一書中節選了尾聲的章節,以饗讀者。

  《撿來的瓷器史 · 路在何方》(節選)

  一、被視為中國元素的藍邊碗實際上是舶來品

  一提到藍邊碗,人們心中必然泛起中國式的懷舊情緒,一個時代的記憶,總會寄存于一些器物之上。我過去絲毫未曾懷疑藍邊裝飾是一種中國符號,直到2017年年初在電影院中看到《間諜同盟》中的一幕:布拉德·皮特與瑪麗昂·歌莉亞在一處咖啡廳喝咖啡,所用的杯子,正是藍邊的樣式。影片中的這一幕,發生在1942年的卡薩布蘭卡。從杯子藍邊的色調和瓷質的白色可以判斷,產地不是景德鎮——因為藍色過于鮮艷,在景德鎮的瓷業史上從未有過。只有使用現代工業的化學原料,才會呈現出這樣的色調。而瓷器的白色,也完全無法讓人將其與玉聯系起來,質地上與景德鎮瓷大不相同。

  如果說藍邊的裝飾源于中國,那么電影這一幕中使用的瓷器便是對中國風的又一次仿造,意味著20世紀初的中國瓷器再一次受到了西方的廣泛歡迎并被模仿,這太不可思議!晚清以來,歐洲瓷業雖然還未能對中國瓷業造成重大影響,但中國瓷器也很難再大量銷往歐洲,更不必說受到追捧。中國瓷業的神話早已破滅,“中國風”甚至早已是保守沒落的象征。到民國時期,中國瓷業面對西方瓷業的大舉入侵,已毫無招架之力。

藍邊碗

  難道被我們視為中國元素的藍邊碗,居然是舶來品?我們關于一個時代的民族記憶,竟然是外來文化入侵的遺跡?

  不幸的是,的確如此。

  在1920年出版的《景德鎮陶業紀事》中,有這樣一段詳盡文字:“人民喜購外貨,如中狂迷,即如瓷器一宗,凡京、津、滬、漢以及各繁盛商埠,無不為東洋瓷之尾閭,如藍邊式之餐具杯盤及桶杯式之茶盞,自茶樓、酒館以及社會交際場所,幾非此不美觀,以至窮鄉僻壤、販賣小商,無不陳列燦爛之舶來品瓷,可知其普及已至日常用品。”

  洋瓷入侵,勢不可擋,甚至成為時尚,為國人所追捧,進而成為景德鎮模仿的對象,最后倒成為時代象征、民族記憶。雖然歷史上景德鎮瓷業長期大量吸收外來文化,但始終是以強者的姿態將外來文化消化,再轉化為自有產品,反過來又對外部的世界產生影響。但這一次,卻完全以山寨的方式,被動成為西洋瓷業的附庸。

  更為嚴重的是,貿易迅速惡化的程度,遠比想象還糟。

  1930年,瓷器的進口第一次超過了出口。并且瓷貿易的逆差在未來的數年間還在迅速擴大。僅在第二年,出口就從1930年的256萬兩白銀減少到171萬兩,減少了33.2%。中國——這個以瓷器命名的國度——的瓷業,徹底敗給了西方瓷業。

  中國瓷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  出人意料的是,危機之中,有一類瓷器卻大放光彩,只是這類瓷器的銷售,卻并不怎么光彩。

拉胚成型,瓷器塑形的重要步驟

  二、造假源于仿古傳統,制瓷業首當其沖

  產品市場不振,民間力量四處突圍尋找出路,造成了很多意外的結果。

  16世紀以來,中國商品大量涌入歐洲,“中國風”風行世界。當時歐洲人的興趣大多集中在日用器皿(即便這些器皿很多從不會被使用而僅僅用來展示、炫耀或者收藏),但僅僅是高檔商品,普遍與古董無關。隨著歐洲瓷業的興起以及中國瓷業神話的逐漸破滅,中國瓷器在歐洲市場的表現一路下滑。民國時期,中國陶瓷產業徹底被歐洲瓷業擊潰。但此時,歐洲對中國古代藝術品的渴求卻迅猛增長,這是先進文明對落后文明的一種重新審視與發現。事實上,這個過程,早在清代晚期便已開啟。

  1868年,英國醫生史提芬·布紹爾被派往中國,作為英國駐華公使館的大夫。他同時還接受了一份委托——收購中國工藝品。委托方是現在大名鼎鼎的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,當時還叫南肯盛頓博物館,落成僅僅11年。布紹爾在中國工作了整整30年,診病之余研究中國文化,成為專家,退休之后回到英國出版了上下兩冊的《中國藝術》,大受歡迎,20年之內竟重版了6次。他為博物館收購了大量的中國工藝品,其中大部分是瓷器。1882年,博物館支付他500英鎊,而他為博物館交付了253件(套)工藝品,其中包括宋元明清歷代的瓷器,部分還出自官窯。除了瓷器,布紹爾本人還收藏了不少商周的青銅器,回國之前,他一并轉讓給博物館。不過后來發現,這批青銅器,絕大部分都是贗品。

  這不過是眾多真真假假文物外流的一部分。歐洲人對中國古代藝術品的渴求,無疑對造假行業是個極大的刺激。

  但造假行業由來已久,并非因為歐洲人的需求而產生。在中國,造假源于仿古的傳統,其中,制瓷業首當其沖。

  明代萬歷朝有一位制瓷名家叫周丹泉,癡迷制瓷,尤精仿古。某時,他聽聞常州一位藏家得一宋代定窯瓷鼎,珍貴異常,專往拜會借觀。藏家將鼎示之,周丹泉摩挲把玩良久,贊不絕口,旋返。半年后再往,他見到藏家,自言亦得一鼎。藏家難以相信,周于袖中取出,與其收藏相較,樣式、紋樣、色調、大小、重量以及老舊的程度,分毫不差。藏家驚嘆不已,問從何得來。周如實相告:“上次借觀之際,心摹手追,將大小、樣式、重量、紋飾種種細節暗記于心,回去之后認真仿制,得此。”

  這個故事流傳很廣,雖然不可全信,但也反映出中國人仿制古瓷之盛。關于仿古,非但中國古代文人多有記述,外國人竟然也有記載。

  三百多年以前,利瑪竇寫道:“某一回有尊圣母像掉在地上摔碎了,若是換在歐洲,價值就會全毀,但是在中國反增不減。碎片黏合之后,模樣反而看似古物,比整器更值錢。”

  這背后,反映出人們對古物的追捧,常常到了超乎理性的地步。但另一面也是市場的規律,古物既少,需求又大,仿造之風于盛。雖然這種現象在各國都不罕見,不過仿古造假市場之完備、發達,全世界難有與中國相提并論的。

  民國時期,傳統與現實需要的交會,本地與外國需求的增長,大大刺激著仿古瓷行業的神經,使得瓷器造假的工藝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其中一項特別的造假工藝,令人匪夷所思——這項工藝叫接底。今日的鑒寶類節目,不斷上演這樣的場景:嘉賓走近,拿起藏品,懂行或不懂行,都要翻過來仔細觀察底部。如果去潘家園這類古玩市場,也是屢見不鮮,好像大家都知道底部藏著什么秘密,一旦發現,便可以揭開全部謎底。不過,對于一件瓷器而言,最光鮮最豐富的信息還在器物的主體:畫的是什么?畫風對不對?畫工好不好?器形是否準確?釉面是寶光還是賊光?……諸如此類。而底部看上去就顯得單調,但為何人們對其如此關注?

  答案是因為底部包含了諸多特殊信息,對于判斷一件瓷器的真偽至關重要。

  瓷器表面覆著一層釉,瓷胎上的信息都被掩蓋,而大部分瓷器底足的一圈沒有釉,通過底足就可以得到胎體最直接的信息。底部常常還有款,比如成化斗彩雞缸杯的底部書寫“大明成化年制”六字,“大明宣德年制”“大清康熙年制”也是如此。而民間的做法更為隨意,有時只是畫一片樹葉,有時畫個圈并不寫字。明代末期的一些瓷器卻寫宣德、成化,清代還常常寫明代年號。這其中都包含種種重要信息。此外,底部一些工藝上的細節、特征以及手工留下的痕跡,也能夠成為判斷一件瓷器制成年代的依據。

  正因如此,古玩行里特別重視觀察底部,而看底又須將整件瓷器翻過來,動靜不小,像是個精彩的廣告,讓路人皆知。

  瓷器底部還有一個重要的特點:一件瓷器,底部是最不容易受損的部分。因為一來要做支撐,所以會比較厚,二來所占的面積與體積都比較小。所以多數情況下,瓷器即使破損嚴重,底部卻常常保存完好。今天景德鎮的古玩市場上,常常可以看到大量宋代和明清的瓷器碗底,經過打磨,被當成蓋置或者杯托,賣

3d试机号走势图175000